她是终身未嫁的“瑞典女王”,也是希特勒一见倾心的茶花女! SUV专区

/ / 2019-08-11
美国电影学会评选出的百年最伟大女演员前十名里,有两位都是来自瑞典,她们就是年龄相差十岁的葛丽泰·嘉宝和英格丽·褒曼。十分凑巧的是,她们还同为处女座,身上都有着北欧的清冷灵动,以及纯情羞涩的气质。褒曼一生情史丰富(想了解的可翻阅前文:处女座的逐爱一生,英格丽·褒曼和她爱过的男人们!),并且成功地将自己......

美国电影学会评选出的百年最伟大女演员前十名里,有两位都是来自瑞典,她们就是年龄相差十岁的葛丽泰·嘉宝和英格丽·褒曼。十分凑巧的是,她们还同为处女座,身上都有着北欧的清冷灵动,以及纯情羞涩的气质。



褒曼一生情史丰富(想了解的可翻阅前文:处女座的逐爱一生,英格丽·褒曼和她爱过的男人们!),并且成功地将自己的演艺生涯延续得像北欧白夜那么长,一直演到生命的尽头。而嘉宝却选择在如日中天的36岁宣布息影,终身未婚未育,谜一般的神秘。



好莱坞从未有过嘉宝这样的类型,她不参加社交聚会,不参加颁奖礼,极少接受采访,与浮华喧闹的名利场格格不入。1939年,褒曼首次到好莱坞拍片便去求见前辈兼同乡嘉宝,但嘉宝一直拒不见面,直到3个月后褒曼要离开了,嘉宝才给她回了封电报。如此孤僻的个性让嘉宝鲜少有朋友。很多年后,褒曼在回忆录里写到这件事说:“我想最悲哀和最具讽刺意味的是,那时,我刚从好莱坞起步,不知道她正要退出。”



1905年9月18日,嘉宝出生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一个贫穷家庭,她是家里最小的女儿。一家五口人蜗居在只有三居室的房子里,甚至到了冬天都无钱买煤炭生火,五个人只能睡在一张床上来取暖。


父亲无能且酗酒,却将高大身型以及希腊式的俊秀五官遗传给了她,但是同时,嘉宝也继承了母亲的平坦胸脯以及宽阔双肩。这样的结合让嘉宝的面部骨相简洁秀雅,然而身材却像个男人,往往给人魁梧的印象,其实她身高和奥黛丽·赫本一样,都是170厘米。



嘉宝从小就热爱看戏,瑞典当时是一个戏剧发达的国家,在人口40万的斯德哥尔摩就有十多家剧院。大多数时候她都是在剧院外徘徊,因为没钱买票。14岁时父亲因流感去世,嘉宝不得不辍学养家,在百货公司当女装销售时被人推荐去拍广告,之后在商业广告圈内成为小有名气的模特,也演过一些低成本的电影。



直到18岁,她才遇见生命中最重要的贵人——瑞典国宝级导演莫里兹·斯蒂勒(Mauritz Stiller),他也是个公开出柜的同性恋。41岁的斯蒂勒第一眼见到嘉宝,就觉得她的脸令人过目不忘,一个世纪才能出这么一个。


在斯蒂勒一手调教下,嘉宝第一部有艺术价值的电影诞生了,1924年,《哥斯塔·柏林的故事》(Gösta Berling"s Saga )上映,票房十分成功,瑞典人整天排长队买票。后来电影又在德国柏林上映,嘉宝第一次出国门参加首映礼。



斯蒂勒在艺术上是一个百分之百的完美主义者,有时甚至达到吹毛求疵的病态程度,这个男人用他的苛刻精心打造她、雕琢她,带着她从斯德哥尔摩走向柏林,又从柏林来到纽约,从纽约到好莱坞。



嘉宝在好莱坞的第一部电影《激流》(Torrent)就当了女主角。其实在试镜的时候,嘉宝被制作人百般挑剔,整体被大刀阔斧地改造,箍牙、提升发际线,拔光原本的眉毛,画上纤细高挑的眉形,刮露出闪亮的眉骨,并且短期内减重15公斤。


20岁的嘉宝,眼神和姿态全是迎合这个电影殖民帝国的青涩。她并不知道,她此后在荧幕上塑造的各种形象将如同极光一般令世人惊艳。



1926年1月《激流》在纽约和洛杉矶上映,嘉宝几乎是一夜成名。一个英国记者甚至评价:“她的脸是人类进化的极限”。



当时的好莱坞对女演员非常严苛,容貌是最轻易被拿来评头论足的,而始终被供奉在神坛不由人驳斥的女人唯有那几个,嘉宝是其中之一。



嘉宝的美十分特别,可以说是免疫于时间和人间,又跨越了性别和种族,让男人女人都如痴如醉,甚至生出一种超脱世俗的神性光彩,就像希腊神话中的雕像,既让人向往又无法亲近,因此人们对嘉宝的感情是柏拉图式的。


但是她的恩师兼密友斯蒂勒自己在好莱坞却水土不服,他郁郁不得志,在嘉宝事业起步的时候独自回到瑞典,第二年即1928年在潦倒中病逝,年仅45岁,据说临终时手里握的是自己和嘉宝初抵纽约时拍的一张照片。或许他这一生最得意的作品,就是嘉宝。

而此时的嘉宝正在与约翰·吉尔伯特谈恋爱。两人结缘于1926年的电影《灵与肉》( Flesh and the Devil)。



吉尔伯特也是嘉宝一生中唯一公开的恋人,但是他求婚三次均遭拒绝。可能嘉宝也不只是针对他,她从未答应任何男人的求婚。1929年,吉尔伯特只好跟别的女人结了婚。



但坊间传闻嘉宝的性向十分迷离,她和当时好几个同性恋社交名媛都有纠缠,只是这样的猜测都是通过信件来捕风捉影,一点实锤都没有。所以嘉宝这辈子爱过谁,可能只有她自己知道。


有声电影时代来临,很多默片时代的巨星尤其是欧洲籍的演员备受打击,因为口音不被观众接受而变得沉寂。1930年3月14日,嘉宝的第一部有声片《安娜·克里斯蒂》(Anna Christie)首映,整个好莱坞都心情紧张地等待观众的反应。



她用自己深沉粗哑的女低音说出了人生的第一句台词:“给我一杯威士忌,里面兑一些姜味汽水。宝贝儿,别太吝啬了。”这句后来被评为“20世纪10大经典台词”之一。



嘉宝的瑞典口音加上浓重的沙哑,却意外地符合观众对她神秘形象的幻想,她高声讲话时就像北欧森林里的飒爽风声,她柔声低语时宛如夏天傍晚的微风,回味时又如红酒般馥郁芳醇。


她的声音,和她的脸一样独一无二,从此她扮演的角色也比哑剧时代更加复杂而丰满。



1932年, 在《大饭店》(Grand Hotel ) 这部“全明星电影”里,嘉宝和琼·克劳馥是双女主,这两位曾被米高梅撺掇着进行“一姐之争”,因为嘉宝根本无心于此而没能争起来。而琼对嘉宝是有着仰慕之情的,据说琼每天都会去嘉宝的化妆间问好,但嘉宝从不回应。还有一次在片场,琼在楼梯一脚踩空,被嘉宝扶住了,琼后来回忆说:“如果说我一生中有想当个同性恋的时候,就在那一瞬间。”



琼·克劳馥并非对所有女星都是如此,她后来和贝蒂·戴维斯为了争好莱坞一姐的地位,明争暗斗长达五、六十年之久,这个黄金时代最强八卦去年还被拍成美剧《宿敌》。这场女人间的战争,比任何电影都要来得好看,以后有机会再讲。


嘉宝在片中扮演一个芭蕾舞女演员,事业陷于停顿,盛名之下极度迷惘,伯爵的表白使她如同抓到救命稻草,不顾一切地狂热投入,一如她当初从芭蕾舞中寻找生命。然而伯爵却死了。又是一个颇具自传气质的悲剧角色,当女主绝望地说出了那句:“I want to be alone.”(我想一个人待着),而这句话也被大家延伸成嘉宝真实人生的写照。




她说:“我这一生从来没有感到这么的疲乏。”然后倒在地上,蜷缩在那脆薄如翼的芭蕾舞裙中,像一只垂死的天鹅。



和这个芭蕾舞女演员一样,嘉宝只有在角色里才会释放自我,激情四射、眼眸含光。可是,一旦离开镜头,她的脸立刻恢复一副睥睨众生的冰冷模样。


1933年,嘉宝迎来了她的高峰之作《瑞典女王》(Queen Christina),她当时已经大牌到从导演、编剧、男主角,都是由她一个人决定,所以这部电影当属最能展现嘉宝个人特色的作品。


故事中的女主人公——瑞典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克里丝蒂娜女王本身就是个传奇,她6岁登基,22年后退位,当然电影中那个由艳遇而演变成爱情的核心桥段,戏说的成分很大,史实里的瑞典女王并没有如此浪漫。




男主角约翰·吉尔伯特在默片时代极受欢迎,可惜不能把运气过渡到有声片时代,他的声线让观众很失望,拍这部片之前他已陷入没片拍的地步,虽然嘉宝早已与他分手,但这部片却指明要他当男主角。可惜此举也未能挽救他的事业,三年后,长期酗酒的他死于心脏病,年仅38岁。



剧情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女版的不爱江山爱美人。女王到了适婚年龄,按群臣之意应该嫁给自己的表兄,但是她执意寻找真正的爱情,于是在女扮男装时邂逅了真爱西班牙特使安东尼奥,为了爱情女王不惜交出权柄,她策马飞奔向爱人,可惜等待她的却是一个悲剧,特使死了。



嘉宝的演技无可挑剔,无论是洞察一切的君王,还是一个情意绵绵的小女人,她都能准确拿捏。



后宫也是十分绮丽。



影片的结尾,嘉宝贡献了影史上一个经典的长镜头。心爱的人在怀中死去,卸下王冠的女王去国离乡,她屹立在船头,面孔昂然仰起,眼神冷静坚毅,浩荡长风吹拂她的金发,她却始终如玉雕石刻般一动不动。



这无表情的零表演堪称史诗级别,即使距今85年,观看时依然只有激赏叹服。不仅仅是“不着一字,尽得风流”的诗意美学,更是一种重生,是蜕去男性赋予的王权,失去刻骨铭心的爱情,剩下的是全然完整的女性自我。



1936年,嘉宝在《茶花女》(Camille)里临死的台词说:“我的心,不习惯幸福。也许,活在你心里更好,在你心里,世界就看不到我了。”



当时希特勒疯狂地迷恋她,据说看了6遍《茶花女》,还给她写信,对此,嘉宝只冷冷地回应:“我要劝他休战,不然我就把他杀了。”



1941年,她在最后一部影片《双面女人》(Two-Faced Woman)里说:“在这个苛刻无情的新世界里,再也没有我的一席之地了。”之后,她在多少女明星可望不可及的事业颠峰上悄然隐退了,令观众扼腕怅然,留下一个永恒的银幕传奇。


她在短短十几年的职业生涯中共出演了28部长片——14部默片,14部有声电影,横跨了默片与好莱坞黄金时代两个影史上最耀眼的时期。虽然她几次在奥斯卡获得提名,但很可惜最终都与小金人失之交臂,也许是为了弥补对她的亏欠,1955年,第27届奥斯卡向她颁发了终身成就奖,但嘉宝并未出席。



在长达五十年的隐居生活中,嘉宝从来都是深居简出,每次出门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以避开公众的注意。


隐居后的嘉宝向身边的朋友郑重声明:“不要问我电影的事,尤其是我为什么息影。”此时,她作为瑞典人的疏离性格才真正得到了释放。

1990年4月15日深夜11时30分,嘉宝在纽约家中溘然长逝,终年84岁。



这位被称作是“哈姆雷特之后最忧郁的斯堪的纳维亚人” 终于找到了归处,那双“有着过去和未来最美的蓝色眼睛”,从此成了无穷追忆。


2019冬季芬兰瑞典9天7晚魔力欧若拉追光之旅

遥望璀璨星空,触碰梦幻极光


仅剩8席

2019年1月26日全国出发

点击图片

查看产品详情及预订

2019春节芬兰瑞典11天9晚追逐梦幻北极光之旅

一生一次的极地浪漫,璀璨光芒下遇见幸福


仅剩6席

2019年2月3日全国出发

点击图片

查看产品详情及预订

2019春节芬兰挪威11天9晚寻光神秘极北之境

穿越冰雪拉普兰,捕捞鲜美帝王蟹

聆听北极光的传说


仅剩10席

2019年2月7日北京出发


早鸟礼遇

前6位预订并支付订金的赞粉

可享免费升级行程中2家主要豪华酒店*共3晚房型

及一次特别的追极光体验


点击图片

查看产品详情及预订

请扫码入群

获取北欧极光小团最新动态

此二维码仅在11月9日前有效

速速来提问哦!

预订请询

021 6330 0350

(9:00~18:00)

点击阅读原文,开启新春拉普兰追光之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