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家|我如何成为了Palace的滑手 新车资讯

/ / 2019-07-13
明日,Palace在东京的店铺将正式开业,这个近年迅速蹿红的滑板殿堂级品牌的触手终于伸至亚洲。而在上月末,身为PalaceSkateboards的滑手BennyFairfax也随着adidasDasDays来到上海。借此机会,我们有幸对话这位英国元老级滑手,一同探讨其滑板生涯、与Palace间渊源、......


明日,Palace在东京的店铺将正式开业,这个近年迅速蹿红的滑板殿堂级品牌的触手终于伸至亚洲。而在上月末,身为Palace Skateboards的滑手Benny Fairfax也随着adidas Das Days来到上海。借此机会,我们有幸对话这位英国元老级滑手,一同探讨其滑板生涯、与 Palace间渊源、以及如何看待当下滑板运动主流化、商品化等话题,并向我们提前透露了Palace的新动向。


你是如何开始你的滑板生涯的?

大概在我8岁的时候,在我们家附近有一个滑板公园,经常能够看到很多大一点的孩子在滑板。后来大概是我生日或者圣诞节的时候,我收到了自己的第一块滑板,不过那时候我也没有正式开始滑板,只是试着站在板上。后来我正式开始滑板应该是在12、13岁时,我看到了比我大的孩子玩滑板时做出了一个很厉害的动作,我就被滑板所吸引了,那时才正式开始了我的滑板生涯。


1997年由Rick Howard和Spike Jonze指导

你看到的第一支滑板视频是什么,你还记得吗?

其实我很久都没有看过滑板视频了。我生长在一个特别小的地方,那里甚至没有滑板商店,周围没有年长的滑手。记得开始接触滑板是 411 的 #12 和 #13 视频,还有经典的《Mouse》(1997),都让我记忆犹新。



你还记得你第一次获得赞助机会时的反应吗?

我当然记得!在我的家乡,我们有一个大概十五人左右的小团体一起滑板,我们都互相激励彼此能够划得更好,我们会去到一些当地的滑板商店或者公园一起滑板,并参加一些小型比赛。当我滑出了些名堂后,有一些当地的滑板商店开始找到我,向我提供一些8磅、10磅或者半价的优惠。这些半价的优惠大约就是我滑板生涯的第一笔赞助。


你的家乡叫什么名字?

我的家乡是一个小镇,叫新米尔顿,距离伦敦大概有两个小时的路程。


那从什么时候开始,你觉得自己可以以滑板为生了?

其实不算太久,在我二十岁之前,都没有敢真正想过靠滑板为生。甚至在我签约 Stereo 之后,都感觉不足以以此为生。但成为职业滑手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。


 由上至下依次 

Tom Penny

Paul Shier

Donny Barley

Eric Koston

你觉得谁是你滑板生涯的启蒙导师?

这个问题很难回答。因为在我一路走来的时候,很多前辈滑手都曾慷慨地给予了我帮助,告诉我如何才能滑好。“启蒙导师”可能会有 50、甚至是上百人,他们都给过我很多建议和指导,陪我一起练习。

 

有没有那个滑手是你一直都非常尊敬崇拜的?

当然了,例如Tom Penny,还有很多 Blueprint 旗下的一些传奇滑手,像Paul Shier。

 

美国的滑手呢?

美国的滑手也有很多,记得第一次看到 Donny Barley 的滑板镜头,令我瞠目结舌。还有 Eric Koston,对我启发很大。


Way Out East! (2004)

到目前为止,在你所拍摄的滑板视频中,你映像最深的是哪一支?

其实在不同的时期,我对滑板视频的认知也不同。《Way Out East》给我印象很深,还有《Sidewalk》,那是我第一次参与长途行程拍摄。与 Chewy(Cannon)的合作经历非常有趣,我们两个很要好,至今都记忆犹新。还有其他的一些 Stereo 滑板视频拍摄,都对我影响很大。


Benny Fairfax 在 Southbank 滑板场

我听说你所上的大学就在Southbank旁边?

是的。我和几个滑手住在附近一个租金很便宜的房子里,滑到Southbank只需要两分钟。我们还经常举办派对(笑),很难忘的时光。

 

你觉得Southbank为什么会成为滑手们的圣地?

因为那里的确是一个滑板的好地方,个人一种特别的感觉。而且多样的地形和道具简直是滑手梦寐以求的场地。此外,它位于市中心,比邻着绝美的河畔,附近也有很多酒吧、以及一些能给你生活注入能量的地方。

我第一次去大概是在1996、1997年。2000年时我搬到了伦敦,开始频繁在Southbank滑板。

你是哪一年开始在Southbank滑板的?

其实在我很小的时候,还住在新米尔顿,就会去Southbank。我第一次去大概是在1996、1997年。2000年时我搬到了伦敦,开始频繁在Southbank滑板。其实我上的是 Southbank 大学,就在滑板场附近。

 

那时在Southbank的滑板氛围和现在有什么不同吗?

时代不同了,所以肯定会有不一样。现在在那里滑板的都是年轻的滑手,但是他们和我们做着相同的事,你现在能够看到很多十几岁的孩子在那里滑板。当然你在那里也会看到不少骨灰级滑手的身影,他们十多年前就活跃在这里了。



你和Palace是在何时、以什么方式建立起的联系呢?

某种程度来讲,伦敦对我的滑板生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。在那里我结识了 Lev Tanju(Palace Skateboards 创始人)和 PWBC 的滑手们,我们成为了一家人。当 Palace 创立的时候,尽管那时候我还是 Stereo 旗下的滑手,但早已心属 Palace,所以加入品牌是一个顺理成章的决定。

某种程度来讲,伦敦对我的滑板生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。在那里我结识了 Lev Tanju(Palace Skateboards 创始人)和 PWBC 的滑手们,我们成为了一家人。

在很多人眼中,Palace 其实已经成为一个时尚品牌。你对这个问题又是怎么看待?

Lev  其实一直都对服饰非常感兴趣,而Palace的设计也确实不错。其实滑板品牌推出服饰早已见怪不怪,即便没有那么优质的剪裁,但光凭借设计,就足以吸引人。即使你不滑板,你也会对这些服饰动心。

 

很多人都说Palace的团队里每个人都是非常酷的,你是怎么“酷到骨子里”的?

因为我们都是很好的朋友,每个人的状态都很放松,表现出最真实的自己,并没有不自然的地方。而有的滑板团队是由很多来自不同国家的滑手组成,他们对彼此的了解并不充分,所以就表现的没那么自然,而我们都是很亲密的朋友,像一家人,这一点非常重要。



对于滑手、滑板视频如今的样子,Palace都有着很深刻的影响,你觉得Palace为滑板带来了什么?

首先从视觉上,Palace就呈现出了不一样的东西,同时也改变着人们的音乐品味。我自己非常喜欢 Palace 在滑板视频上所用的音乐,并且有不少滑板视频去追随或是模仿 Palace 的音乐选择。此外在视频风格方面,Palace 也十分多元。虽然Palace并没有发明VHS,但是可以说Palace又再次重启了VHS,因为现在很多人都是在用HD。

 

那你个人是更喜欢VHS还是HD?

当然是VHS,他总能唤起我的怀旧感,让我想起自己的年少时光,记得那时成百上千次去看VHS录影带。

虽然Palace并没有发明VHS,但是可以说Palace又再次重启了VHS,因为现在很多人都是在用HD。

所以伦敦更适合 VHS 了?

是的。但肯定有地方更适合 HD 画质,4K、SLOW-MO这些我也都很喜欢/

 

那么中国呢?这里拍摄滑板视频更适合那种视频风格?

(笑)坦白讲,我还没有看到过在中国拍摄的VHS滑板视频。我想Palace应该计划下来中国拍摄,这里的地形还是蛮棒的,总可以给我很多动作上的启发。我想这迟早会实现的!



从总体来讲,你觉得现在的滑板文化和从前有什么不同?有没有一些你很怀念的旧时光?

滑板已经变成一个非常巨大的产业,包括出现很多与滑板相关的品牌、杂志、活动。例如像 adidas 这样的运动鞋巨头品牌都涉足滑板圈。而在我年少的时候,这样的是鲜有发生。如果看到一场滑板活动的举办,我们能激动好久。


对于滑板开始变得越来越大众这件事,你有过自己的忧虑吗?

关于这个问题,我前段时间还和朋友谈起。在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,如果你拿着滑板,他们甚至觉得你是怪咖。但是现在滑板越来越受欢迎,越来越普及,身边到处都是参与这项运动的人。其实我不太会让自己想这些事,因为我对于滑板是非常纯粹的热爱,我也很难想象,不滑板,我会去做什么。不过与从前相比,滑板现在的确主流了很多,一定程度上甚至给我怪怪得感觉。




滑板在时尚界的影响也日益显著,你是如何看待这件事的?

因为滑板真是的一件特别酷的事情,所以现在每个品牌都会做关于滑板的产品,在这个产业分一杯羹。例如 Monster、Red Bull 等功能饮料,还有 adidas、Nike 这样的巨头运动品牌。时尚品牌也会这样,甚至包括汽车品牌都会想要滑手参与其中,因为滑板能够为这些品牌带来消费。


我前不久购入了一本名为《Skateboarding is not a Fashion》的书,对这个问题有着很有趣的见解。

当然了,滑板很酷,大家都想成为酷的人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
因为滑板真是的一件特别酷的事情,所以现在每个品牌都会做关于滑板的产品,在这个产业分一杯羹。


2017年Benny设计了adidas Palace Pro

你和adidas的签约是如何发生的?

我得到第一双adidas滑板鞋是在2006年,当时的滑板对经理人是Bryce Kanights,名声显赫的摄影师,很多 Mark Gonzales 的经典影像都出自他手。他问我想不想要一些鞋子,要不要考虑加入团队。但三四周后,我伤到了我的脚踝,中间停了大概有一年半的时间,两年后才慢慢能够做一些kickflip这样的动作。但 Bryce 没有放弃我,和我说等伤病痊愈,随时欢迎我加入。

 

在你小时,你有没有梦想过有朝一日能够跟adidas这样的品牌推出一双联名的鞋子?

能够让我的名字出现在一双鞋上,是我以前都不敢想的事情,现在都觉得难以置信。


adidas Palace Pro Benny Fairfax

你享受设计球鞋的过程中带给你的挑战吗?

我特别喜欢这种感受,因为这是在为自己设计一双鞋,我特别期盼看到人们拿到这双鞋时惊喜的表情。

 

那你首选的adidas滑板鞋都是什么呢?

现在是最新款的 3ST,我一般都偏好一些颜值高的滑板鞋,如果它们好看,我就会尝试。过去我我非常看重鞋子的科技,但现在只要外观好,我都愿意上脚感受下。但坦白讲,我觉得 adidas 在滑板鞋设计上做的很出色,没有一双鞋子会让你失望。


点击播放视频


Palace 东京新店铺宣传片

最后,可以透露下接下来会有什么新作吗?无论是产品,或是滑板视频方面。

我和Palace团队刚刚从东京回来,我们在那里拍摄了新的滑板视频,也是为了庆祝Palace东京店开业。明年,还会有一支在欧洲不同地方拍摄的Palace视频发布。大家拭目以待吧!


采访 / Sam W.K. Zhang

撰文 / VV

编辑 / VV

© adidas Skateboarding,

Instagram,Google